“我每天都要亏损1000多元。”6月10日,大冶市大箕铺镇大兴养殖专业合作社社长柯细进无奈地说。

大冶市大箕铺镇畜牧兽医服务中心主任吴军胜说,不止柯细进的大兴养殖专业合作社,该镇5家蛋鸡养殖大户,没有一家不是在苦苦支撑。后畈村的侯国礼办有一个小型养鸡场,为了维持鸡场的生存,他到处打零工赚钱,用来买鸡饲料。

“我每天都要亏损1000多元。”6月10日,大冶市大箕铺镇大兴养殖专业合作社社长柯细进无奈地说。
记者了解到,受3月以来蛋价下跌影响,蛋鸡养殖业的亏损风…

当年4月,他买回23000多只已养了60天的半成年鸡,60天后,这些鸡开始下蛋,一只蛋鸡最高可年产280枚鸡蛋。那时,鸡蛋的零售价每斤可达4.8—5.2元,批发价4.2—4.5元,利润空间很大。年底,柯细进算了算,毛收入有400多万元。他喜滋滋地盘算,这样下去,三年就能收回投资。

记者在柯细进的鸡场看到,他有两栋鸡舍,其中一栋已经空了。

他分析,3月以来蛋价持续下跌,是由于蛋鸡存笼数量增多、产蛋率提高、消费需求萎缩导致。对此,胡姓局长建议,在此特殊时期,养殖户首先要加强饲养管理和疫病防控,减少蛋鸡死亡率和饲料损失,确保养殖效益最大化,其次要探索建立鸡蛋仓储机制,密切关注市场行情,及时收放鸡蛋,稳定鸡蛋价格。他认为,小的养殖户,可以加入大的养殖组织,或成立合作社,提高养殖技术,拓宽销售渠道,扩大养殖收益。

他分析,3月以来蛋价持续下跌,是由于蛋鸡存笼数量增多、产蛋率提高、消费需求萎缩导致。对此,胡姓局长建议,在此特殊时期,养殖户首先要加强饲养管理和疫病防控,减少蛋鸡死亡率和饲料损失,确保养殖效益最大化,其次要探索建立鸡蛋仓储机制,密切关注市场行情,及时收放鸡蛋,稳定鸡蛋价格。他认为,小的养殖户,可以加入大的养殖组织,或成立合作社,提高养殖技术,拓宽销售渠道,扩大养殖收益。

去年春天,柯细进掏出全部积蓄,加上借来的60万元,回乡办起了大兴养殖专业合作社,总投资超过200万元。

大冶市大箕铺镇畜牧兽医服务中心主任吴军胜说,不止柯细进的大兴养殖专业合作社,该镇5家蛋鸡养殖大户,没有一家不是在苦苦支撑。后畈村的侯国礼办有一个小型养鸡场,为了维持鸡场的生存,他到处打零工赚钱,用来买鸡饲料。

哪知好景不长,今年3月开始,鸡蛋行情急遽下跌,每斤批发价只有2.8—3元。“卖鸡蛋的钱用来买饲料都不够”,柯细进说。他忍痛卖了10000多只鸡,用来买饲料维持鸡场生存,现在每天都要亏损1000—1200元。

记者了解到,受3月以来蛋价下跌影响,蛋鸡养殖业的亏损风暴,已波及大冶几乎所有养殖户。

亏损是业内普遍现象

“卖鸡蛋的钱不够买饲料的”

大冶市畜牧兽医局一名胡姓局长介绍,该市共有100家左右蛋鸡规模养殖场,其中存笼5000只以上蛋鸡场60多家,目前普遍亏损。

哪知好景不长,今年3月开始,鸡蛋行情急遽下跌,每斤批发价只有2.8—3元。“卖鸡蛋的钱用来买饲料都不够”,柯细进说。他忍痛卖了10000多只鸡,用来买饲料维持鸡场生存,现在每天都要亏损1000—1200元。

“卖鸡蛋的钱不够买饲料的”

去年春天,柯细进掏出全部积蓄,加上借来的60万元,回乡办起了大兴养殖专业合作社,总投资超过200万元。

记者了解到,受3月以来蛋价下跌影响,蛋养殖业的亏损风暴,已波及大冶几乎所有养殖户。

当年4月,他买回23000多只已养了60天的半成年鸡,60天后,这些鸡开始下蛋,一只蛋鸡最高可年产280枚鸡蛋。那时,鸡蛋的零售价每斤可达4.8—5.2元,批发价4.2—4.5元,利润空间很大。年底,柯细进算了算,毛收入有400多万元。他喜滋滋地盘算,这样下去,三年就能收回投资。

记者在柯细进的鸡场看到,他有两栋鸡舍,其中一栋已经空了。

大冶市畜牧兽医局一名胡姓局长介绍,该市共有100家左右蛋鸡规模养殖场,其中存笼5000只以上蛋鸡场60多家,目前普遍亏损。

“我每天都要亏损1000多元。”前日,大冶市大箕铺镇大兴养殖专业合作社社长柯细进无奈地说。

相关文章